第五百一十章 先试验尸法,再重新验死伤-乘风鹏本尊

bob手机版官网(最新列表) > 大乾败家子 > 第五百一十章 先试验尸法,再重新验死伤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一十章 先试验尸法,再重新验死伤

        秦小满说得掷地有声。
       公堂内外,众人先是一愣。
       接着,司焱、李麻子以及那些假冒的“家眷”们,哄堂大笑起来。
       “哈哈哈,这死人还能说话,我可真是头一次听说。”
       司焱的嘲讽,让李麻子心中大定,也跟着讽刺起秦小满来。
       “秦小满,你不会是想请仵作让这些死人开口,替你秦家的羽绒服说话,告诉大家,他们不是因为羽绒服着火被烧死的吧?”
       此话一出。
       那些假冒的“家眷”们笑得更大声了。
       “这可真是太难为仵作们了,这不是人能办成的事,这是阎王爷才能办到的。”
       “秦小满,不如你们到了地下,再去跟阎王爷问问这些当兵的是怎么死的?”
       在众人的嗤笑声中。
       秦小满走到一具尸体面前。
       他先朝着尸体鞠了一躬。
       “张兄,之后多有冒犯,还请见谅,但这也是为了替我们找到真相,抓住真正杀害你的凶手。”
       说完。
       秦小满不管其他人是何反应,对着堂上的黄少卿一抱拳。
       “黄大人,我懂一法子,可以验出尸体,是生前遭受重创而亡再被火烧死的,还是被火烧死后,身上才负伤的,如此一来,便能验证李麻子和司先锋所言,究竟是错是对。”
       根据奏折来看。
       当时司焱别说不在现场,由于官职较低。
       董继武提议五千精兵偷袭突厥王庭时,他都没有发言权。
       不过。
       既然司焱刚才已经掺和进来了,秦小满自然也要将此人算到董继武的同伙当中去。
       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世间还有此法?”
       黄少卿大吃一惊。
       “仵作验尸之法本就随着日积月累而增加,比如这焦尸上的伤口,寻常人难以看清,但前朝仵作研究出断尸辨伤之法,将疑似受伤部位用水洗净,敷以捣碎的葱白,再用纸蘸上醋盖住一个时辰后,伤口方可显现。”
       秦小满看向站在角落里的一名仵作。
       “我说得对不对?”
       其实不用仵作回答。
       焦尸上泛着的葱花味和醋味,以及残留的纸屑,也能够证明他的推断。
       但这个时候,他还是要显得懂行一些。
       才能获得重新验尸的机会。
       “冯仵作,秦公子所言可属实?”
       “回大人,我们验那些看不到的伤,确实是如此验的。”
       正因如此。
       哪怕有长公主的仵作前来帮忙,剔除了羽绒服,再验出伤来,两个时辰下来,也不过辨识出五具尸体。
       “看来秦公子对验尸一道也颇有研究,既是如此,本官便允许仵作再次验尸!辨明这些将士究竟是死前受伤还是死后受伤!”
       黄少卿一开口。
       刚才还得意不已的李麻子,脑中闪过那夜的情景,顿时面如死灰。
       “不能验!”
       他脱口而出,膝行爬到司焱的脚边。
       “司先锋,你快拦住他们!”
       “……”
       司焱原本还心存侥幸。
       认为董继武所设的局只是针对秦家,不小心导致五千将士战死。
       而肖成枢也是自己倒霉。
       可看到李麻子听到重新验尸,还有验尸的起因是为了断定尸体上的伤是生前还是死后才有的,慌得来抱他大腿。
       还有何不明白的!
       董继武为了设计陷害秦家,竟害死了五千将士!
       “黄少卿,尸体已经验过一次,已经让英灵受到了打扰,不可因为秦小满一家之言,再验尸去打扰他们。”
       司焱违背着良心,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是啊大人!”
       李麻子马上便跟着附和,指着秦小满质疑。
       “谁知道秦小满说的法子是真是假,有无根据,他既知仵作的下作手段,定会胡说八道来脱罪!”
       李麻子一开口。
       堂外围观的“家眷”们也纷纷出声,给黄少卿施压。
       “大人,我儿子的尸体不想验,我们只想让他入土为安!”
       “秦家的羽绒服上有油污,不是仵作们验出来的吗,你们不能自打耳光,官商相护,欺负我们这些丧儿丧夫的妇孺!”
       面对着“家眷”们的撒泼胡闹。
       秦小满淡然处之。
       他再看堂上依旧面不改色,根本没把这些话放在心上的黄少卿,便没有再开口反驳。
       黄少卿既然能够成为京城百姓们推崇的大理寺少卿,定是有些本事在身上的。
       他只管提供方法,如何断定他的方法是否属实,他相信黄少卿自有法子。
       “仵作验尸,方才知道死者生前遭遇,而验尸之法是真是假,也是经过经验积累得出来的,绝不是空口胡谈,既然大家不信,不如我们先试法,再验尸,如此一来,司先锋可满意?大家可满意?”
       别人满意不满意秦小满不知道。
       反正他满意。
       而且,黄少卿把话说得这么通透。
       再不满意的话,只能说明司焱和反对的人心里有鬼。
       将军了!
       司焱不敢置信地望着堂上坐着的黄少卿。
       不明白黄少卿为何要拿自己前途,去赌秦小满提出来的,别人听都没听过的验尸之法。
       “司先锋,不能让他验啊!”
       李麻子虽不相信,世上真有此等妙法,但还是担心。
       一旦真的验出,这些伤是二少爷让人射杀这一百士兵造成的。
       别说什么荣华富贵,他这个作伪证的,只怕要凌迟受剐。
       “我……我并不知当时发生何事,验与不验,与我无关。”
       司焱露怯了。
       当众退缩。
       他一脚蹬掉李麻子抱大腿的双手,退到堂外。
       似乎要以这种行动告诉众人,他与此案真的无关。
       “如此一来,司先锋是同意再次惊动将士们的英灵了?”
       秦小满却没放过司焱的打算。
       “……”
       司焱恨恨地盯了他一眼,并未回话。
       秦小满又朝着那些“家眷”们看去。
       “堂上这五具尸体是谁的儿子谁的丈夫,你们自可拿着户籍前来认领,总有认领不到的尸体,可以拿来验尸。”
       围观的“家眷”许多都是董家花重金请来的“托”。
       闻言哪敢出声。
       也是纷纷地往后退。
       秦小满见他们老实了,再次朝着黄少卿一拱手,比划着自己的脖子。
       “黄大人、冯仵作,判断尸体是被杀后焚尸,还是被烧死的,只需要将喉部切开,查看气管中有无烟灰,没有烟灰,说明是被杀后焚尸,由于死时气血堵住气管便不会有烟灰。”
       “反之,若是活着被烧死,由于呼吸会吸入大量烟灰或被烫伤,而气管位于血肉之下,哪怕成为焦尸,一刀下去,也能分辨清楚。”
       他说得有理有据。
       并且在场所有人都能够听得懂。
       也能够理解。
       几乎是秦小满的话刚说完。
       李麻子“嗷”的一声,就朝着离他最近的一具尸体扑了过去。
       “不能验!坚决不能验!”
       如此表现,任谁看了也明白。
       这是心里有鬼!
       “李麻子,你放心,本官不会让人先验尸的。”
       黄少卿面对着证人的语气,鲜有不善。
       可此时,他对李麻子的语气已有隐怒。
       若真是先杀后放火烧尸……那么活下来作伪证的李麻子,便是帮凶!
       安排肖成枢这百人先锋去探路的董继武,则是主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kjkgj.top。

江苏银行宿迁分行成功举办919财富节“做时间之友让财富持久”投资策略报告会。
我国多项经济指标呈现积极变化。
中信证券:二季度海外主要基金提升对中资股配置,消费占主导。
俄罗斯驻加拿大使馆被扔燃烧瓶,俄方强烈谴责,呼吁加强安保。
/直播火影,都以为是特效/断魂三刀/妖道/南化小僧/遨游在无数位面世界/倾城蓝夜。
/大佬每天都在挖坑种对象/公子唐小柒/卿影非卿/【天凉】好个秋/鬼驭人/爱吃腰花面。
/末日夜叉恸/流云飞渡/亡灵之师/爱淋雨的稚子/西月女王陛下/吉吉小鱼。
结合自身班主任的经历,向全体班主任提出了四点要求:一要在日常工作中注重方式方法;二要遇事冷静;三要坚守自己的阵地,耕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四要坚守工作底线,教育学生的过程中做到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随后,戴旺苗带领与会同志集体学习了县委宣传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学习强国”学习平台推广运用的通知文件,并动员退休党员以学习强国APP为学习平台,与党总支加强联络,共同提高进步。
宋老师特别提出,比起身体上的欺凌,教师们更应该警惕辱骂、诽谤、孤立等心理上的欺凌。
新课程要求学校有崭新的管理和全新的氛围:崇尚学术崇尚教研的氛围;教师间相互关爱,相互合作切磋的校园文化;把学校变为学生成长的场所,变为教师成就事业、不断学习和提高的学习化组织等已成为众多教师的追求。
基于学校教研组历时一个月对自身优势与不足进行教研分析和整理,各个教研组将分析文本传送给专家组供其分析与研究。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