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活人能言,死人亦能言-乘风鹏本尊

bob手机版官网(最新列表) > 大乾败家子 > 第五百零九章 活人能言,死人亦能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零九章 活人能言,死人亦能言

        掺假的“家眷”里头,趁着人多起哄的不少。
       可独自强出头的还是第一个。
       秦小满饶有兴致地朝外看去。
       只见说话的人,是一个身穿黑色锦衣长袍的青年。
       青年身材高大、虎眼圆瞪,浑身上下透露出行伍之气,再加上那一身锦服,绝对不是出身军籍,靠卖命立功改籍的普通士兵。
       “黄少卿,他秦小满质疑你大理寺的仵作手艺不行,你还任由他胡闹,可是在表明,你大理寺仵作平日里查验尸体,也都是如此令人怀疑,一遍验尸不够还要再验,直到验到无罪为止?”
       青年一把推开拦在面前的官差,走上公堂之上。
       目不斜视地盯着秦小满,眼中杀机毕现。
       唐参见状,只能也跟着走到公堂之中,拦在了青年的面前。
       秦立夏认出此人正是入京时,意图借刀杀他的将官领队,也挺身拦在了秦小满的身前。
       这让已经自认武功不弱的秦小满很无奈。
       这个青年虽然武功不错,但两人交手,赢的一定是他。
       “司四公子……不对,如今应该称呼你为司先锋。”
       黄少卿一语点破了对方的身份。
       让秦小满明白了此人说话的用意。
       押运尸体的是司家,但尸体目前来看,并无受到损坏。
       秦小满原以为,长公主是认为司家人忠诚可信,没有参与其中,才让司焱来的。
       可现在看来,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司先锋,我说请仵作重新验尸,可没说我要推翻仵作验尸的结论。”
       秦小满手指着其中一具皮肉骨头看上去都要融为一体的焦尸。
       “我记得仵作在验尸记录上写了,焦尸骨肉上有伤痕……”
       “废话!战场上的士兵又不像你们这些公子哥们,整日风不吹雨不打,上了战场受些伤是正常事。”
       司焱尽管说得轻描淡写,但难掩心虚之色。
       秦小满心中一动,暗自记下这个细节。
       他也不与司焱争论长短,对着黄少卿一拱手。
       “黄大人,司先锋所言确实有理有据,可这些焦尸连皮肉都烧焦了,留下的伤痕,必须是重伤……”
       “秦小满,你没上过战场,自然不知道,战场上刀剑无眼,重伤并不少见。”
       司焱再次打断了秦小满的话。
       这让秦小满不得不反驳。
       “我没记错的话,刚才这个作证的李麻子说过,这五千精兵,是当时司大将军做主,让董继武董将军亲点的五千精兵?”
       秦小满说了两遍“五千精兵”这四个字。
       李麻子听完后,忙不迭地点头,照着他之前的口供往下说。
       “对,这五千精兵要不是因为羽绒服突然烧起来,也不会被突厥骑兵发现!”
       反正不论怎么说。
       李麻子都要咬死,五千精兵的死,起因是由于秦家的过错!
       而秦小满要的就是这句话。
       “进入突厥境地,董将军亲点的五千精兵,或许其中有人身负重伤,上了战场,又恰好被选入百人先锋探路队伍中,可是……若每人都是这样呢?”
       “每人?”
       司焱突然回过味来,面色微变。
       虽然他带回来的尸体,除了肖成枢以外,剩下的都成了焦尸。
       寻常人看不出内里的伤势,但是仵作可以。
       一两具尸体上面有伤,还可以认为是原本自带的伤势,若是都有的话,确实不正常。
       “我记得李麻子作证时还说过,肖成枢率领的探路兵队,是被火烧死的,他找到董继武等人再赶来时,因无法抢救,又因听到突骑兵赶来的动静,才不得己放弃……”
       秦小满看向眼珠乱转,显然正在回忆的李麻子。
       “李麻子,我没记错吧。”
       “没、没吧?”
       李麻子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明明这些说辞,都是二少爷亲自嘱咐的,大家反复思量也没有错漏。
       为何听秦小满这么一讲,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秦公子,本官明白你的意思了!”
       黄少卿恍然大悟,望着堂外不解的围观百姓,猛地拍下惊堂木。
       众人心神为之一震,全部朝着堂上看去。
       “尸体经过仵作验证,残留的羽绒服内确实有油污,可剥离了身上的羽绒服,还能看到焦尸因重伤遗留的伤痕,若只是一人两人便可以按照司先锋的解释来推断,若验完的五具尸体,全部有深可见骨的重伤,说明他们在死前或死后,遭受过重创!”
       此事与李麻子所说的。
       等到董继武等人赶来想要施救,众人已死的事实,便有些不相符了。
       砰!
       黄少卿再次拿起惊堂木,用力落下。
       “李麻子,你的口供可有遗漏,或是错误之处?!”
       找到了突破点,黄少卿对于为秦家翻案,更有信心。
       询问起来,声势也更大。
       吓得李麻子,“扑嗵”一声趴在地上,不停地重复着。
       “小的句句属实……小的也不知道他们的伤是从何处来的……小的……司先锋,你帮小的说句话啊!”
       在李麻子的心里,司焱已是他们的同伙。
       还特意跑到堂外来听此案断定,必然是来帮忙的。
       “……”
       司焱真不想当众蹚这趟浑水。
       但他也看出了,黄少卿想要帮秦小满,若是无法圆过这件事去,还真有可能让秦小满逃脱一劫。
       那么,他放弃在北境立功,不远千里将尸体押运京城,甚至母亲为了给三哥与五弟报仇,锒铛入狱,又是为了什么?!
       “秦小满,我说过,你没上过战场,就不要总是按照你的想法猜度战场上的变故。”
       司焱一开口。
       就能让人听到他话里话外透露出来的优越感。
       秦小满扯了扯嘴角没有反驳,静待其狡辩。
       “这些尸体上的伤,一定是死后,由突厥骑兵重创而成,突厥人不似咱们大乾人,他们哪怕是对待敌人的尸体,也不会手下留情,不论是箭伤还是刀伤,都有可能是他们偶然在自己境内遇到我们的士兵,不论三七二十一便挥刀相向……”
       “那肖成枢为何要救下来?”
       秦小满追问一句。
       司焱噎了一下,但转瞬便接上话茬。
       “定是到最后,发现这些士兵都已被烧死,又疑他们为何会出现在突厥境内,想找活口询问我们兵队的布防安排,这才留下了肖成枢这个活口。”
       很有逻辑的一番辩论。
       连秦小满都挑不出毛病来。
       因为换作他是突厥人,也会这么干。
       任谁突然不请自来出现在自家地盘上,总得留下一个活口,问问是啥情况。
       “秦小满,我的回答你可满意?”
       司焱见他不说话,面露得意之色。
       “满意,那也就是说,司先锋也认定了,早在突厥骑兵到来之前,除了肖成枢以外,其他的都已被烧死了。”
       秦小满这次不是疑问,而是笃定。
       “那是自然。”
       司焱顺着李麻子的口供附和。
       话音刚落。
       秦小满突然鼓动双掌,面露笑意。
       “李麻子和司先锋,敢在公堂之上撒谎,你们的依仗,不过是认为唯一的活口肖成枢都死了,就无法有人说清楚当时真实情况,也无法反驳你们的话了。”
       那是自然!
       无论是司焱还是李麻子,都骄傲地挺直了胸膛。
       此处无声胜有声。
       “可惜啊。”
       秦小满轻叹一声,狡黠一笑。
       “估计你们不知道,这活人能言,死人亦能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kjkgj.top。

龙虎榜|双汇发展今日收跌056,现206亿元溢价大宗交易,成交价2477元股。
拜登宣称美国“新冠疫情结束”,福奇和民众都不同意。
统计法治宣传进社区法律知识入人心。
央媒看湖南|湖南新宁:“巡”亮了路灯温暖了民心。
越南留学生脚踏泥土汗洒田间在中国寻觅“获得感”。
打造引领型现代海洋城市!未来五年,青岛将建设涉海“五个中心”。
/他们都说朕是暴君/贺端阳/千机殿/缘分0/流放开局:我靠万能制造机躺赢了/北蔚。
/黑白之轴/奇君/快穿猫咪:男神饲主狠狠撩!/止絮哎/弃了男主追路人[穿书]/长歌如风。
/易影帝总是在撩人/爱吃橙子的桑葚/游戏王者/伍玥初柒她的这种由现象到本质的探究方式,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培养了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
12月6日至8日,2019 VCE国际教学年会暨教师大会在广州梅沙黑利伯瑞学院举行,大乾败家子国际课程中心20位教师参加了大乾败家子会议。
4月20日,望江县?皖新杯?第四届中小学校园(初中组)足球联赛在望江中学运动场开赛。
宁波市学校装备管理与电化教育中心主任夏宏祥,李惠利中学校长刘伟龙,党委书记戴文军,副校长杨红苗、赵谧、陈德明,宁波三中数学教研组长谢广寒,李惠利中学物理特级教师朱晓月,一线教师代表、专家代表、家长代表及学生代表共计六十余人参加了审评会。
它山堰是阻咸引淡的渠首工程,始建于唐太和七年(公元833年)。
大乾败家子活动线上和线下大乾败家子进行,给大家提供了新教材教法上的展示,专家们的点评和教师们的讨论让大乾败家子活动干货满满。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