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章 表情-谬夫

bob手机版官网(最新列表) > 影球者 > 三十二章 表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三十二章 表情

        王强:“你们觉得开培训班好,还是培训学校好?”
       小伙伴回答:“培训学校好。培训班像游击队,培训学校才是正规军。”
       刘树声:“尽管难,我也觉得培训学校好。培训班的影响力有限,赚点快钱就跑,做不大,上不了台面。”
       黄四郎:“培训班用中小学的场地,通过学校招生,确实方便,但是各自为战,师资良莠不齐。足校集中管理,教学质量有保证。”
       “那你们觉得怎么把足校搞好?”
       朱小宇:“我也就考证的时候培训过,学的东西太少,后来全靠自己网上看资料,能不能找人给我们培训一段时间?”
       “我找一个外教,他带学生的时候,你们注意学,把他的东西偷过来,怎么样?”
       朱小宇:“这办法好,多换几个外教,我们可以多偷点。”
       “还有别的建议吗?”
       梅子清:“我觉得要把有天赋的和普通的学生分开,混在一起,效果不好。”
       王强:“看来有必要先摸底,摸清之后,分精英班和普通班,制订不同的教学方案。”
       刘树声:“你们跟包工头签了合同吗?”
       朱小宇:“包工头是谁?”
       黄四郎:“刘总说的是柯怀善这些人。”
       梅子清:“签了,一学期一签,我们想跳槽,也要干完这个学期。强哥是不是担心周总骂你挖墙脚?其实没事,我们不违约,到期走人,不关他事。”
       刘树声:“关键我们足校开业的时候需要教练,等你们干满再来,只怕没名额。”
       梅子清:“现在缺教练,本地有证的都被培训班抓走了,强哥要早搞两个月,我们肯定都来了。”
       王强:“都怪我,我跟柯怀善、周大发说过要搞足校,没想到他们搞在我前面。好多事情做了才知道,以前光喊口号去了,现在知道了,教练、学生、场地都是资源,要趁早下手。”
       刘树声:“我们就算搞得早,也没用的。学校拿百分之三十你强哥认不认?游击队的搞法,认不认?不认就招不到生。强哥够福大命大了,石化学校好像专门等你一样;别人找场地好难,你一天搞定石化仓库,柯怀善这些人哪有这本事?碰到些小困难是难免的,在强哥面前都不是事。”
       王强:“谢谢树声哥给我打气,我也确实没把这些困难放眼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搞成了兄弟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搞不成,稀饭馒头照样过。”
       朱小宇:“来,我们一起敬强哥,希望在强老大的领导下,中国足球从我们这里腾飞。”
       刘树声:“看不出来,这小子蛮懂事。”
       又一次全体碰杯,吃菜,宴席由此过渡到第三个阶段。
       黄四郎:“如果教练都从外地招,成本太高,而且我们对外地教练不熟悉,不敢用。”
       王强:“我们这里有一个高级别的教练,你们知道是谁吗?”
       梅子清:“多高级别?c级到头了吧,我和小宇都是d级,b级是中国足协先选拔,亚足联颁发的,可以执教职业队。”
       王强:“足协秘书长柳大志是b级。”
       小伙伴们惊叹:“足协秘书长?足协在哪里?我们有足协?柳大志是谁?”
       等王强详细介绍之后,小伙伴们议论:“足协地下工作确实做得好。”
       “能不能把柳大志挖过来?”
       “能不能找柳大志解决教练问题?”
       “我们要考证,找足协有没有用?”
       “d证升c证,柳大志管不管?”
       王强:“我们下午去足协找柳大志,看他怎么说。”
       刘树声:“不要有任何幻想,这人一门心思等资产,有了资产,剥离出几个人,他才会做事;现在没资产,他一个手指头都不会动的。做给谁看?做了有什么好处?要是每个足协秘书长都跟王强一样,中国足球早就起来了!打自己的小算盘谁都会,为国家做事,玩真的,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
       黄四郎:“刘总说的没错,外人靠不住,万事靠自己。”
       王强:“要六到八个教练,兄弟们都帮忙找。必须有证,一个教练带六个学生,没有成绩要求,我们不打小算盘,就为国家做事;搞短平快,搞歪门邪道的,不要。只要做的事是为中国足球好,怎么骂我都无所谓。等我们场地建好,欢迎大家来踢球,来坐。我要搞一个大投影,教学可以用,有重大比赛可以一起看球。”
       朱小宇:“干脆把足协设在石化,本来足协就是群众组织,球迷的家,对不对?”
       刘树声:“这小子我越看越顺眼,球迷的家,说得好!”
       黄四郎:“这杯酒必须敬强哥,把球迷的家搞起来。”
       黄四郎发起的这杯团圆酒,标志着“结交宴”进入末尾阶段。之后匆匆收尾,眼看要到上班时间,年长者以“故交”身份把“新交”送下楼,看着小伙伴们跨上大摩托,发动引擎,轰鸣声和小伙伴的感谢声夹杂在一起,渐行渐远。
       下午王、刘、黄三人去了足协,这次柳大志变得非常客气。
       “王总,我跟领导汇报了,领导说大力支持。请王总把足校的基本情况告诉我,比如筹到多少善款?准备招多少学生?教练员有多少?通知教练员带教练证和身份证在我这里进行登记和查验。第一所足球学校,给后面立个榜样,不敢马虎。”
       王强正要回答,被刘树声抢先。
       “目前我们球场还没开建,生源和教练一个没有,请秘书长帮我们想想办法。”
       “我这里情况上次跟王总汇报了,足协成立时间太短,工作没来得及展开。”
       “领导说大力支持,总该来点实际的吧。”
       “王总跟领导的关系比我好,我初来乍到的,可能有些话跟我不方便说……王总自己去问问,行不?”
       王强:“行,柳秘书长,教练证归足协管吗?”
       “我正要跟王总说考证的事,咱们足校王总应该是法人吧,按规定法人要有教练证,王总有吗?”
       “没有。”
       “除了法人,还要设一个技术总监,总监要求有b级教练证,法人要e级证。教练证归省足协管,今年考证没开始,王总可以找关系报名,一般在省会城市由中国足协派的教练员讲师授课,培训三天。e证满一年可以申请考d证,d证满一年考c证,都是省足协组织,足协讲师授课。b证是亚足联和中国足协共同组织的培训和考试,地点在北京。”
       刘树声:“王强的教练证没拿到手,注册手续是不是办不了?”
       “你们找一个有教练证的把手续先办,如果有必要,以后可以办法人变更。”
       黄四郎:“咱们这里除了秘书长有b级证,还有别的人有b级证吗?”
       “拿b级证的一般跟我差不多,职业运动员出身,搞过职业队的青训。你们可以打听一下本地的退役球员,快退役的时候一般都会考证,为退役生活做准备。不过,有证的,后来转行,没从事教练工作,教练证四年到期后,有可能忘记申请重审,也没有参加教练员继续教育培训班,教练证就失效了。”
       刘树声:“我们聘请秘书长来做技术总监,怎样?”
       “要不是我在足管中心任职,我真愿意来。我一个公职人员到民办学校搞兼职,不允许啊。”
       刘树声此刻冒出打人的冲动,原本做过不报任何希望的心理准备,但眼看着预想成为现实,心里还是很不舒服,很生气。这种原始冲动受到法律和人情世故的压制,无法转换为实际行动,积压的能量只能通过刘树声的脸释放出来,于是一种冷笑与皮笑内不笑相接合的复杂表情呈现在刘树声的脸上,让柳大志颇为困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kjkgj.top。

擦亮特色农产品金字招牌“湖南绿色食品进地铁”主题活动在长沙启动。
热闻|夸大苦难博取流量?“二舅”作者发布40分钟视频回应争议。
今年前8个月上海市累计出口船舶数量同比增长40。
贵阳农产品物流园:9月20日起分步恢复蔬菜、肉类、水果区运营。
外交部回应美国在海外发动军事干预行为:充分体现了美国规则的好战本性和霸权底色。
/全球返祖:我为人族守护神/今日出山/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良潮伟/宇宙醒神/一笔厨。
/女配你时日无多(穿书)/古木架/此花之卷/相聚万年树/凉墨染/徐趋。
/穿成炮灰后我带着宗门飞升了/鹤长风他鼓励会员们多学习、多思考,在更广阔的天地里,贡献自己的力量。
余泽红强调,广大教师和教育工作者要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坚守立德树人主阵地,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把握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使命,把握好开启新时代党的建设的新征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立足岗位、砥砺奋进,紧密结合学校工作实际,切实加强师德师风建设,不断提高业务水平,努力培养一大批坚定理想、志存高远、有理想的新时代弄潮儿,努力培养一大批珍惜韶华、勤于学习、有本领的新时代弄潮儿,努力培养一大批知行合一、勇于实践、有担当的新时代弄潮儿。
又通过一部表现人心贪婪的微电影——《黑洞》,解释了微电影的特点:时长短和立意新巧。
他们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农庄,在欢声笑语中,等待雨停,极力期盼着即将开始的亲子烧烤活动。
王茂林主任影球者做了毕业班情况的分析讲话刘云结副校长在会上提出了如何做好毕业班教学工作的讲话陈小平校长就影球者毕业班目前的情况及影球者的工作要求做了重要讲话
(教研室 供稿)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